人民日报文学观古典诗词活在当下

对话者:张江(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教授)

康震(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姜寅(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吴思静(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郑新淼(中国诗词学会会长)

核心阅读

古典诗词是中国人民表达情感的经典方式,具有中国特色。 从古典诗词中,可以读出深厚的情感,读出中国人民的文化、价值观和智慧。 一部古典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史。 人类历史

古典诗词作为先贤留下的精神财富,陶冶着我们的审美情怀,陶冶着我们的艺术品味,陶冶着我们的人生情操。 它是中华民族美育和文学教育的经典,也是艺术创作的不竭灵感源泉。

目前,我们的中小学教育对古典诗词的重视还不够。 存在一种情况,诗歌文化的宝库被守卫着,但我们的学生却无法进入。

研究古典诗歌不是要复古,也不是用古典诗歌代替现代诗歌,而是要传承和弘扬古典诗歌所蕴含的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民族精神。

张江:习近平总书记日前视察北京师范大学时表示,不赞成把古代经典诗词散文从课本中删除。 他认为,这些经典应该从小就植入学生的脑海中,成为终生的记忆。 民族文化基因。 中国是一个诗歌之国,我们的祖先给我们留下了大量的古典诗词。 在当今社会快速变革、信息爆炸的新媒体时代,古典诗歌是否还能活在当下、以何种方式依然活在当下,是我们需要认真面对的问题。

为什么我们需要古典诗歌?

康震:当我们登上泰山南天门,看着生机勃勃的日出景象时,我们不禁脱口而出:“我们就到了山顶,一览众山小了!” 恐怕只有这样一首诗才能表达我们无比激动的心情。 当我们远离家乡的时候,我们会在假期里自言自语:“我是异乡的异乡人,假期里我更加想念家人。” 这已成为中国人表达思乡之情的经典表达方式。 当我们与朋友相隔千里,无法沟通时,我们会安慰自己说:“大海里有知音,人间却是邻居”。

究竟什么是古典诗词? 它是中国人经典的情感表达方式,也是最具中国特色的情感表达方式。 之所以说它是经典,是因为古典诗歌的形式总体上简洁明快,语言含蓄深情。 经过几千年的积淀,深受中国人民的喜爱,是中国人民长期文学创作实践中最具代表性的。 性的文学形式。 尽管时代变迁,近代出现了多种诗歌形式,但古典诗歌仍然是中华民族表达情感的经典文学形式。 之所以说它最有中国特色,是因为古典诗歌内涵丰富,几乎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科技等中国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 一部古典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人的历史。 阅读古典诗歌不仅可以读到其中所蕴含的情感,还可以读到中国人的文化、价值观和智慧。

在这个信息时代,古典诗歌形式不但没有过时,反而成为一种新兴时尚。 无论是在微信、微博,还是在各大网站,你都可以看到古典诗词已经渗透到我们的社交生活中,成为重要的时尚元素之一。 古典诗歌的内容永远不会过时。 我们常说读书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我注释六经,一种是六经注释我。 所谓“我注六经”,就是我遵循古代经典,循序渐进; 而《六经注》对我来说意味着古经可以为我所用,为时代所用,让古经老梅树开出新花。 毛泽东、郭沫若等一大批现代诗人都是用古典诗词表达时代新声音的典型代表。

让我们回到一开始的问题。 古典诗词有什么用? 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用,实际上却有很大的用处! 这个伟大的功能就是陶冶民族气质、陶冶民族品格、陶冶民族精神、展示民族风采。 因此,我们需要古典诗歌,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更需要古典诗歌。

古典诗词是国家财富

张江:古典诗词是一座巨大的宝库,蕴藏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精神文化积淀。 当然,在这种历史遗产中,也存在着不适应时代发展需要的封建遗存。 因此,我们对它的传承不是简单的翻译和照搬,而是一种提炼和提炼,让优秀的民族文化基因得以传承。 继续。 对此,与其说我们是在传承古典诗歌,不如说我们是通过古典诗歌传承民族精神、民族文化。 毕竟古典诗歌是民族精神、民族文化最浓缩的载体之一。

姜寅:中国诗歌历史悠久,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 早在周代,就产生了以四字为基础的诗体,留下了诗集《诗经》。 周代贵族视诗歌为文化教育的“六艺”之一。 春秋时期,诸侯国在祭祀、宴会、朝会时演奏诗乐。 贵族的交流、使节的回应也都是通过“诗”来表达的,以致孔子有“不学诗,则不能言”的说法。 屈原是文学史上第一位伟大的作家,是一位诗人,以他的代表作《离骚》为代表的《楚辞》和《诗经》共同构成了中国古典诗歌的伟大传统。魏至南北朝,诗歌风格不断完善,艺术表现手法不断丰富,韵律形式不断完善,到了唐代,终于形成了现代诗歌的完美形式。

唐代留下诗作的2000多位诗人,大部分都是官员,文人几乎成了诗人的代名词。 只有不会作诗的诗人,却几乎没有不会作诗的文人。 唐以后的文集中,纯诗集不少,但不含诗的散文集却很少。 其中有李白、杜甫、苏轼、陆游等伟大诗人,也有仅存寥寥数字的无名作家。 全社会都崇尚诗人,热爱诗歌。 诸多典故轶事表明,中华民族是一个热爱诗歌的民族,中国是一个诗歌的国度。 近年来,学术界对唐代留下的诗歌进行了精心整理,诗歌多达47000首。 距今不到一百年的元代,刚刚编成的《泉源诗》就收录了十四万首诗。 清诗的数量更是不可估量。 有超过 10,000 名作者的 40,000 多个个人收藏,以及数千个收藏。 最保守的估计是有几百万首诗。

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古典诗歌是祖先留给我们的无比丰富的精神财富。 它是中华民族审美文学教育的经典,是培育中国诗人的伟大传统,是各种艺术创作的不竭灵感源泉。 。 古往今来,人们一边学说话一边背诵古诗词,通过沉浸经典作品来培养生活兴趣和写作技巧。 时至今日,无论是学者的研究,还是启蒙教育中的古诗朗诵,古典诗词都被作为古代文学中最辉煌的经典而被研究、接受和朗诵。 它们在培养我们的审美情怀、塑造我们的艺术品味、陶冶我们的生活情操等方面发挥着巨大的影响。

诗歌传统与文化传承

张江:中国古代有诗歌传​​统。 这一传统的形成原因非常复杂,与传统社会诗歌的独特地位、功能责任、审美取向以及专业教材的缺乏有关。 古代的诗教,不仅是一种基本的文学功底——通过读诗、背诵诗词来学习诗词,而且还是一种道德修养的方式——用诗词来传达古人所遵循的做人做事的原则。 今天我们鼓励孩子们学习一些古诗词,它的目的更加丰富。 古诗词也是一种美的熏陶和渗透,是文化的传承和延续。

吴思敬:中国是一个有着深厚诗歌传统的国家。 我国传统的小学教育非常重视诗歌。 小学经典中,有一本广为流传的《神童诗》,这是一本供孩子们启蒙人生、启蒙诗意的诗歌读物。 编者善于把握儿童心理特点,选诗短小精悍,言辞贴近,意意深远。 它们都是中国古典诗歌中最短的形式——五言绝句。 孩子们从小通过吟诵这些作品,自然会受到美的熏陶,进而学会发现生活中的诗意。 过了一会儿,老师会引导学生从两人一组开始练习写诗。 清代李毅在《秋行亭诗谈》中说:“初学诗词,须每日一课,或隔日一首诗,勤奋则细心熟,渐开”。门。” 这种训练的目的不一定是培养每个学生都成为诗人,但通过大量的阅读和写作训练,可以肯定学生能够开阔眼界,提高审美能力。 相比之下,我们现在的中小学教育对诗歌的重视还不够。 中小学生很少读诗,更不用说写诗了。 这就造成了我们的学生无法进入诗歌文化宝库的情况。

要改变这种状况,需要采取综合措施。 当务之急是增加中小学教材中诗歌的比例。 不仅要精选古代诗歌的优秀作品,还应包括“五四运动”以来创作的新诗名著。 要为学生提供优秀诗歌选集,扩大阅读范围。 ,让学生通过与经典诗词的交汇来亲近艺术、感受精神灵魂。 其次,作文教学中要适当安排诗歌写作训练。 中小学写作训练历来强调实用性,不包括诗歌写作。 事实上,诗歌是“无用之物”。 一个热爱诗歌并有一定写作经验的人,自然会有更高的审美眼光和更健康的审美情趣。 此外,还要尽力营造诗意的环境。 一定的环境会诱发一定的心理。 这就是《礼记》中所说的:“人心所动,物使之发生”。 因此,不仅要有诗意的校园环境,更要有诗意的社会环境。 我们的公共空间不应该完全被商业广告占据,而应该为诗歌和其他艺术留下一些空间。 宋代有诗云:“入东南,一切清明,不因宾客传名。” 诗歌与环境的相互关系是不可忽视的。

注重传承民族精神

张江:中国古典诗歌蕴含着民族文化的根源。 研究古典诗歌不是复古,也不是用古典诗歌代替现代诗歌,而是以此为基础来传播和弘扬古典诗歌中凝结了几千年的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 社会需要发展,文化需要进步。 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强大的民族精神做支撑,发展进步就是一句空话。 对于古典诗歌来说,除了将其作为美育的有效载体外,还必须积极挖掘其中蕴含的民族精神。

郑欣淼:人们说中国是诗歌之国。 我理解,这不仅意味着中国诗歌传统源远流长,诗歌遗产相当丰富,而且也可以认为诗歌已经成为中国人民的一种生活方式,成为中华文化的一部分。 特殊的表现形式。 古典诗歌有很多价值和功能。 我认为,今天我们在研究古典诗歌时,更应该关注其中所蕴含的民族精神。

民族精神是一个民族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孕育和形成的优秀思想、高尚品格和坚定愿望的生命力的集中体现。 它是民族文化传统不断积累和升华的产物,是一个民族生存和发展的基础。 重要的支持。 中华民族精神是中华文化精髓的集中体现。 中华民族在五千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形成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团结一致、爱好和平、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 这种民族精神也促进了优秀民族文化的不断发展。 中华民族精神始终是维系中国各族人民共同生活的精神纽带,是支撑中华民族生存和发展的精神支柱,是中华民族的灵魂。

民族精神的表现是多方面的,但在古典诗歌中体现得尤为充分。 中国人非常重视诗歌的审美价值,更注重诗歌的社会功能。 自诗嫂时代以来,中国诗歌形成了“抒志”、“载道”的优秀传统。 作为一个吃苦耐劳、百折不挠的民族,中国传统文化非常注重对人的意志和品质的培养和培养。 屈原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曹操的“老夫志在千里”,王之涣的“欲见千里,必达更高”。水平”,李白的“风破浪有时”。 “直挂云端、渡海航行”等名言,体现了传统知识分子对理想人格的向往和对男子气概的追求,洋溢着积极向上、奋发向上的精神,民族精神的生动写照。

民族精神的核心是爱国主义,即对家乡、对国家的执着热爱。 热爱祖国的雄伟山河,“匹夫有责,国家兴衰”,可以“为国牺牲自己”。 曹植的“舍生赴国难,见死忽如还乡”,杜甫的“忽言剑外收集北,初闻衣衫泪” 、陆游的“知死后一切皆空,却见不到九州同悲”,文天祥的“自古生无死人,忠心必被历史铭记”。 ” 林则徐的“生死利国,岂能因祸福而免?” 他的爱国情怀令人感动。 尽管当时的爱国主义有一定的历史局限性,但在“虽卑微而不敢忘国”思想的影响下,涌现出许多民族英雄,创造了无数震惊世界、令世人震惊的爱国主义业绩。哭。 这种爱国热情升华为崇高的道德责任。 浩瀚的古典诗词集,以爱国主义、以人民为中心的主旋律,是中国人民的精神史,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发展史。

民族精神需要传承,古典诗歌在其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这不仅因为它蕴含着丰富的体现民族精神的内容,而且是由诗歌本身的性质、特点和教育功能决定的。 中国的“诗”传统源远流长。 古典诗词强调形象,意境含蓄,易于背诵和记忆。 它在阅读、背诵、欣赏时震撼人心、陶冶情操,并受到持久、恒久的影响。 诗歌与人文素质和社会教育制度密切相关。 我们决不能低估诗歌的教育功能。 以诗育人,功德无量!

张江:我们今天生活的时代是一个以“速度”和“变化”为特征的时代。 提倡古典诗歌活在当下,并不是主张复兴过去,而是要让古典诗歌为当代文学发展服务,为当代生活服务,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和践行服务。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提倡的是作为文化载体的古典诗歌,是传承民族文化基因的古典诗歌。

《人民日报》(2014年10月17日第2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