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三兄弟的诗歌命运

田三兄弟的诗歌命运

吴敏

张家界诗词楹联协会有田其富、田其华、田其斌三兄弟。 这是按照资历顺序排列的。 如果按诗歌年代排列,应该是齐甫、齐宾、齐华。 田氏三兄弟先后致力于中国传统诗歌文化的挖掘、整理、传承和发展。 他们不仅为张家界当地诗歌文化的繁荣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且三兄弟都精于古诗,闻名远近,留下了许多轶事和脍炙人口的诗词。

一位母亲,一个家庭的三位英雄

田三兄弟来自张家界市永定区三家关乡毛头关村。 猫头关曾经是茶马古道的必经之地,有着丰富的历史底蕴。 他的父母都是朴实、勤劳的农民。 在贫困和苦难中度过童年和青少年时期的三兄弟也许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们会成为新时代的引领者。

田奇夫,1947年出生,中共党员。 1957年,小学四年级毕业后,因饥荒而辍学。 后来他参军并转行。 他大部分时间在林业部门工作。 他一生有三大爱好:一是古诗词;二是古诗词。 二是大庸的历史文化。 他注册成立了崇山文化研究所,出版了《天门诗社起源研究》、《天庸孕育夏商周》等著作; 三是三变八卦,属于熊盘古九十九代传人,《崇山三义八卦学》第一卷、第二卷的作者。 现任张家界诗词楹联协会顾问。

田其斌出生于1965年,文革期间在一所农村中学读完高中后,他回到家乡打工。 后来他被林业部门录用,但很快又被下岗。 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世界各地流浪,接触了所有三种宗教。 由于他的豁达好学,三十出头就练就一身本事:诗词、书法、绘画、器乐、十八般武艺都信手拈来,样样精通; 他还研究佛教、道教等宗教文化。 , 脱颖而出; 深入研究涡阳戏、京剧、古乐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艺术,从中汲取养分; 擅长旅游文化产品策划。 由于他长期处于社会底层,为生计奔走的同时,也为他的诗歌艺术创作提供了灵感和凝结的灵气。 现任张家界诗词楹联协会名誉主席。

田启华出生于1962年,高中毕业后,当了两年中学教师。 后来通过自学获得了大专和本科文凭。 他一生致力于教育事业。 一直从事小学、初中、高中语文教学工作,历任学校校长、书记等职务。 我平时喜欢写点东西,也发表过一些作品。 2010年,我开始写古诗。 现任张家界诗词楹联协会会长。

诗与爱殊途同归

田氏三兄弟有着不同的经历,却殊途同归,最终进入了诗歌的殿堂。 这是一种机缘巧合,也是对中国传统诗歌文化的共同热爱和执着追求结下的不解之缘。

20世纪70年代,田奇夫被选为国家干部,分配到边远山区工作。 地处偏僻,没有什么文化娱乐活动,田启夫就靠着自己的兴趣写诗填词来打发业余时间。 1978年,田奇夫到原谷坪担任乡武装部部长。 元古坪地区民风淳朴,重教育、重文学。 民间诗词对联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当时就已十分繁盛。 田启夫深受感动,于是向当地被誉为“活字典”的环球老师学习传统诗词、楹联的创作。 从此,诗歌文化的魅力在他心中愈发灿烂。

一次偶然的机会,田启夫结识了张家界诗人秦大羽。 由于共同的爱好,两人一拍即合,聊诗交换心得,不知不觉就彻夜未眠。 俗话说“同声同气,同气相求”。 从此两人经常一起玩耍,乐此不疲,创作水平突飞猛进。 改革开放初期,延续近千年的天门诗社最后一位世袭掌门人拓贝亚去世后,当地的诗歌创作活动以曾祥伟、戴慎秋等“五位”为主导。长老们”,田启夫成为参与倡导者之一。

1994年,张家界天门诗词社在张家界市依法注册成立。 叶玉明任首任会长,田启福任首任委员。 1999年选举,刘本银任校长,田启富任副校长。 2005年换届后,田其斌被任命为总裁,田其富被任命为顾问至今。

田其夫的对联创作有两大特点:一是节奏工整严谨,如七韵创作。 大多数人只要求偶数句子押韵且结尾均匀。 他要求在偶数结尾的基础上,阴阳交错,第三、五、七句的结尾要相互交织。 字分商、歌、儒三种声调。 更为严格的是,在他的作品的句式结构中,第一、第三、第五个字的间距都很好,没有任何“无所谓”的痕迹。 二是诗中含有丰富的历史文化元素,这与他的研究方向有关; 三是速度极快,别人一顿饭的时间他就能创作出好几部作品。 田其斌担任天门诗社会长时,应邻县兄弟诗社的邀请,一行五人去参加社会活动。 当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们在晚餐时互相交换了诗歌。 对方献上一首绝句。 田其彬立刻站起来,押韵唱起来,让全场观众都看得惊叹不已。 另一边的另一位诗人献上了一首七韵诗。 话音未落,田启夫立即用步韵唱起了一首诗。 他的反应之快,动作之快,让在场的诗友们都惊呆了。 他们纷纷称赞、称赞。 转眼间,两地联谊活动圆满结束。 被推向了高潮。 这个故事至今仍在流传。

田启福现年74岁。 他没有统计过自己一生写了多少首诗,也没有出版过诗集。 但只要看看他的3000多条《焦点访谈》评论,我们就能一窥端倪。 2001年至2010年,他每天都坚持收看央视《焦点访谈》节目。 他看完后,立即写了一首观后感言的诗。 十年来,他几乎每天都这样做,除非城里停电。 在他办完事回家的路上,正是《焦点》播出的时间。 他很着急。 他看到路边有一户三代人在看电视。 他们对地方不熟悉,想请别人换台,但又不好意思。 看着七八岁的孙子,他心急如焚,从附近的商店买了一大袋糖果作为交换,并引导孩子把频道切换到CCTV1,从而满足了他的观看愿望。 他十年的坚持惊动了中央电视台,对他进行了专访,并在黄金时段播出。

田其彬在刘本银任总统期间开始写诗。 由于他多才多艺的艺术才能和举一反三的能力,他得到了前辈的一点指导,并自学成才。 加之他丰富的生活阅历和阅历,其诗歌作品风格独特,特色鲜明,深受刘本隐及其前辈的赞赏。 2005年,天门诗词社换届,他全票当选为天门诗词社第三届会长。 在他的带领下,一批年轻的诗歌爱好者成长起来,天门诗社的规模也逐渐壮大,从最初的十几人发展到近百人。 田其斌当选为总裁,连续两届。 2016年,根据张家界文联的要求,成立了张家界诗词楹联协会。 于是,第一届董事会以天门诗社团队为基础组建。 张家界市诗词楹联协会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上,田其斌当选为张家界市诗词楹联协会首届会长,同时辞去会长职务。

田其彬是一位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完美结合的诗人。 他的诗歌还具有三个特点:一是接地气、通俗易懂、古朴典雅。 别人读他的诗,第一感觉是轻松,背两遍就能记住; 其次,题材广泛,反映了人们生活的诸多题材,他的诗中常常闪烁着道佛、情感、哲学的光芒。 交融真实地体现了人们的生活态度。 富有同情心,很容易引起情感共鸣; 第三,可以自由使用,速度可快可慢,根据需要而定。 他从事商业职业诗人已有十余年,以在景区卖诗为生。 一般来说,根据客户的要求,两分钟就可以写出这首诗,过了有效期就作废了。 由于职业压力,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取得成功,迫使我成为“快刀手”。 但对于公开发表、推展的作品,他十分注重细致的工匠精神,力求措辞精准、表达完美。

田其彬是张家界少有的全能诗人。 他的创作成果十分丰硕,十年前就出版了诗集《韵语调韵》。 张家界的许多景点都留下了他的诗词、对联、书法的痕迹。 2014年,参加中国文联、中国作协、中国诗词学会主办的第二届百诗百楹大赛。 其作品《清平乐·春田》从数万幅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进入前100名,荣获优秀作品奖。 。 2017年,其骈文《武陵源故事》刻于武陵源沱江畔。 它长37米,高5米,非常壮观。 张家界作为旅游区,无疑通过他短小精练、通俗易懂的诗歌作品,让风景乘上了诗歌的翅膀飞得更高更远,对宣传张家界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田启华与诗歌的结缘是从对联开始的。 2009年,经朋友介绍,他认识了天门诗词社网站,对联氛围浓厚,很好玩。 你可以尝试一下。 他进了网站,看到句子很多,就从头到尾都查了一遍。 结果,很多人都发表了评论。 最活跃的有摩羯座、提尔座、丁香座、樱花座、梧桐座等,其中又以梧桐座最准。 路。 当时,大家都以网名活跃在网络上,往往不知道庐山的真面目。 随着时间的推移,田启华越发确信这个乌童一定是一位老学者,暗想一定要找个机会认识一下。 当他问吴桐在线时,他们只说他是总裁,从未提及他的名字。 从此,他对总统心存敬畏,对总统在网上的言论也十分谨慎。 直到一年后,他才发现,总统竟然是他的亲生弟弟田其斌。 他简直不敢相信,一个文革时期的高中生能有这样的成就; 同时,他又忍不住责怪自己。 平时他埋头于学业,忽视了社交,却不知道弟弟已经是一个诗歌社的社长。

二话不说,田启华立即加入了天门诗社,开始了他为张家界诗歌文化继往开来的征程。 2012年,当选诗词社副秘书长,并接任会计、出纳。 2016年3月,他作为五位创始人之一筹建市诗联协会,并担任副会长、财务主任。 同年11月,张家界天门诗社更名。 田启华从弟弟田启斌手中接过接力棒,成为天门诗社首届社员。 连任五届总统。 2019年,市诗联协会换届,他接任市诗联协会第二任会长。

田其华的诗歌创作有两大特点:一是追求通俗、流畅、易读易懂,这与他的弟弟田其斌相似;二是追求通俗、通俗、通俗易懂。 二是注重传播正能量。 这与他的教师职业和身份有关。 在诗歌创作成就方面,有多部作品发表于《张家界日报》、《湖南诗歌》等刊物,也曾出现在《都市头条》、《中国诗歌》、《诗歌前沿》副刊上。 在第二届百诗百通大赛中,他的两幅作品入选《精品诗集》。

田启华的主要成就不在于创作,而在于他对本土诗歌文化发展的贡献。 多年担任诗词学会副主席、党支部书记、会长。 他在这两个职责领域努力了很多年,无怨无悔。 市诗联协会秘书长因病去世后,田启华主动承担起秘书长工作,孜孜不倦地工作。 因此,他于2019年被评为“张家界市优秀共产党员”,是该市唯一的文化艺术界代表。

它历史悠久,诗词源远流长。

很多人猜测,一门学科出现三位诗人,一定与家庭教育、家风有关。 然而,田的父母都是文盲,是典型的旧中国农民。

但当你翻开田家祖传文化的长卷时,你不禁会惊叹不已。 距齐代三十三代,远祖田绍基是皇帝的师父。 北宋大中祥符四年(1012年),任村大庸兵都指挥使,命其弟田少芳在大庸修建天冲书院。 这就是天门诗社的雏形。 第二代龙图阁学士田况在书院正式成立天门诗社,并担任书院山主任、会长。 从此,便世代相传。 直至1994年依法成立社团,共经历了6年的时间。 33代、982年的世袭王朝,在拓贝雅结束。

说到这里,读者可能会感到困惑。 既然是田家的世袭,怎么会传到了佗姓呢? 这要从主管湘鄂川边境土司的无锡第十五代土司田虎说起。 田虎曾跟随陈友谅反元。 后来陈友谅和朱元璋争夺天下,都败了。 田虎被认为是陈友谅的余孽,被朱灭掉。 田虎九子之一,改名佗避难。 因此,张家界民间有“托天无二姓”之说,即托天同宗同源,于是托贝雅就成为了天门诗社的世袭会长。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自1994年张家界天门诗社依法成立以来的28年来,田三兄弟不仅见证了天门诗社这一民族文化载体的历史进程,还曾掌管或掌管过天门诗社。协助运营天门诗词社23年。 。 这是巧合吗? 还是祖先的保护? 这背后到底有什么玄机或玄机,不得而知。

但毫无疑问,田氏三兄弟的诗词故事及其代表作,必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愈发芬芳,成为历史长河中的瑰宝,供后人抢救、评述。

作者简介:吴敏,女,张家界政协常委,《张家界日报》编辑,中国诗词学会会员,湖南省诗词协会会员,原张家界诗词楹联会副主席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