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子歌唐孟郊诗

浓浓的母爱无时无刻沐浴着孩子们。 然而,对于孟郊这个无家可归、常年没有固定住所的流浪者来说,最难忘的还是母子分离的痛苦时刻。 这首诗描写了此时慈母缝制衣服的平凡情景,却表达了诗人内心深处的感受。

前两句“慈母手中的线,游子身上的衣服”,用“线”和“衣”这两个很常见的东西来连接“慈母在”。南国”与“游子”密切相关。 河皇,写的是母子之间的血肉关系。 三四句“走之前,恐怕会晚点回来”,通过慈母为游子做外出衣服的动作和心理描写,这种血肉相连的紧密联系是加深的。 母亲千针万线的“密缝”,是因为怕儿子“耽误”,难以归来。 伟大的母爱自然地通过日常生活的细节表现出来。 前四句采用白描手法,没有任何修饰,但慈母的形象实在令人感动。

最后两句“谁说催此八友评别母欢心,报答三春晖”,是作者对母爱的由衷赞叹。 这两句话采用了传统的对策方法:儿女如小草,母爱如春天的阳光。 孩子该如何报答母亲的爱呢? 压倒性的对比和生动的比喻表达了孩子对慈爱母亲发自内心的爱。

这是一首对母爱的颂歌。 面对事业的失意和团圆的喜悦,诗人一生经历了世事的严酷、贫穷和悲伤,因此愈发感到亲情的珍贵。 “诗出自心,心常感悲”(苏轼《读孟郊诗》)。 这首诗虽无绘画、无雕饰,但却清新流畅,古朴平淡,诗味浓郁醇厚。

这首诗艺术地再现了大家所感受到的平凡而又伟大的人性之美,因此千百年来赢得了无数读者的强烈共鸣。 直到清代,溧阳有两位诗人吟诵过这样一首诗:“空篮满父信,母线缠裙”(石其生《写怀》)。 《北斜行定》诗曰:“历来泪多,皆养养”。 “起头终要染手缝衣”(彭珪《建处之弟进京探亲,甚是高兴》),足见这首诗给后人留下的深刻印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