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四大奇案

1、太后下嫁
太后下嫁就是太后下嫁摄政王。太后指清太宗皇太极之妃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她是世祖福临的生母,卒于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被谥为孝庄文皇后;摄政王是指摄政睿亲王多尔衮。皇太极为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四子,多尔衮为第九子。孝庄文皇后系多尔衮之兄嫂,弟妻兄嫂,按照汉人道德观念来看,是一件不光彩也不太文明的事。有清一代,对此讳莫如深,求其明文记载则无有也。
清末刊行的《苍水诗集》有句云上寿称为合卺樽,慈宁宫里烂盈门。春宫昨进新仪注,大礼恭逢太后婚。即是指太后下嫁这件事说的。诗作者张煌是清初人,与多尔衮同时,所说当有所本。
另据《朝鲜李朝实录》仁祖二十七年(1649年)二月壬寅,亦有皇父摄政王多尔衮去叔改称皇父的记载,正是太后下嫁的一个旁证。还不能忘记另一个事实:满洲人关以前的社会性质虽已由奴隶制迅速向封建制过渡,但很早以前女真人的落后习惯,如弟娶兄嫂,妻姑侄媳的一些群婚残余,延续人关初年,也是不足为怪的。故太后下嫁这件事可以相信确有其事。
2、顺治出家
史载顺治十七年(1660年)八月十九日,皇贵妃董鄂氏薨。世祖福临哀悼殊甚,为之辍朝五日。旋即下谕追封为皇后。董鄂氏仅仅是个贵妃,为什么要这样滥加谥号,并晋封为皇后呢?
有的人于是以讹传讹,说这个妃子是明末人冒辟疆的姬人董小宛,当清军入关之初,被掠至京师,后人宫,赐姓董鄂氏,跟着又册封为贵妃。谁知董氏人宫之后,竟以不寿而卒。然世祖之于董贵妃,宠冠六宫,莫与伦比,乃红颜薄命,惹得世祖终日闷闷不乐,不数月,遂弃皇帝不为,遁人山西五台山,削发披缁,皈依净土,这是与历史事实不符合的。
不错,由于世祖好佛,他死前确实有过削发为僧的念头。但事实上在他死去的前几天,只是叫他最宠信的内监吴良辅去悯忠寺(今北京市广安门外法源寺)削发,他本人也曾亲自前往观看过。这里还说清世祖当时并无大病。那么,世祖是怎样死的呢?据当事人王熙《王文靖集·自撰年谱》载奉召人养心殿,谕:朕患痘势将不起。张宸《青碉集》亦称传谕民间毋炒豆,毋燃灯,毋泼水,始知上疾为出痘。两人所记完全相合,可以互相印证。这清楚地告诉我们,世祖死于出痘,那么,遁入五台山为僧的说法。就不可信了。
再说一句,皇贵妃董鄂氏,内大臣鄂硕女,是旗人之女,见于明文记载,与冒辟疆侍姬汉人之女董小宛,全不相干。殊不知,董鄂一字,是地名,系满语的音译,为满洲八大姓氏之一。此与姓董的汉人风马牛不相及。

3、雍正被刺
世传清世宗胤稹暴崩的原因,说法不一,有的说是被刺而死的,这一说法可信吗?
说来话长,它起因雍正七年(1729年)曾静、张熙一案。曾静慕明末人吕留良的为人,以排满复明为志,因遣其徒张熙诡名投书川陕总督岳锺琪。劝他为祖先(岳飞)举义,不成,狱兴。辞连吕留良。世宗严加处治,戮留良尸。留良子葆中,时为编修,亦论斩。当时汉为不平,激起为父兄复仇的热潮。传说吕留良有一幸存孙女,名叫吕四娘,剑术极精,立志要为父祖报仇。后来她潜入宫内,终于刺死了世宗。好事的人说是根据鄂尔泰传记的记载,说是世宗暴崩的那一天,上午还视朝如恒,并无所苦,就在那天下午,忽召鄂尔泰入宫,而外间有关世宗暴崩的消息已满城风雨了。
这里需要将真人真事与野史传闻区别开来。曾静、张熙一案牵连的吕留良等人都是真人真事,但提到吕留良的一个孙女,是传说。世宗死的年月日是事实,但说他是暴崩,并不见明文记载,也只是传说,目前尚不能证实其事,此其一。鄂尔泰传记所描述的鄂仓皇上朝一节,至少在正史里,没有这类记载。即使鄂仓皇上朝确有其事,也并不能证明世宗一定就是被刺,此其二。世宗本人好佛道,所交多剑客力士,则炼丹求长生之术,容或有之,求长生吞丹药,以致暴崩,也有可能,此其三。
4、狸猫换太子
这里指的是清世宗胤稹与海宁陈氏换子的传说。浙江海宁陈氏,从明末起,累世簪缨。数传至陈之遴,清初降于清,位至极品。康熙年间,世宗时为皇子,与陈家陈世倌尤相亲善。恰巧碰着两家各生一子,年、月、日、时辰无一不同。世宗听说,十分高兴,命抱子入宫,过了许久,才送回去。陈氏发现,送还的不是自己的男孩,而易为女孩了。陈家不敢剖自,只得隐秘其事。过后,世宗即位,大封陈氏数人。等到乾隆时,其优礼于陈氏者尤厚。高宗尝南巡至海宁,当天即去陈家,升堂垂询家世甚详。将出,至中门,命即封闭,并告以后不是皇帝临幸,此门不得再开。
也有人说,清高宗弘历对自己的身世怀有疑团,所以南巡到陈家,想亲自打听清楚。又有人说,高宗既自知非满人,所以在宫中经常穿汉装,等等。
上述这些传说。盛行于前清末年。当时排满之风最盛,对清代诸帝极事丑诋。传闻异辞,其中真伪夹杂,有必要为之剖辨。
海宁陈氏一家,如陈世倌等多人位极人臣,皆是事实。清高宗南巡去过陈家,也是事实。按清制,皇帝到过的人家,经过的大门是必须封闭,禁止再开的。不能由此历史事实,就说清世宗与陈世倌有以女换子之事。

再说清高宗喜穿汉装,也是事实。须知清朝一代,不但高宗喜穿汉装,其他皇帝和后妃喜欢穿汉装亦复不少。当然不能由此得出满人有汉人血统的结论来。
清代旗人生子_定要报都统衙门,宗室生子一是要报宗人府,定制十分缜密。何况紫禁城内,门禁森严,怎么能随便抱子出入宫内?显而易见。这些都是清末汉人在排满的浪潮中,无中生有编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