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齐文宣帝嗜杀成性肆淫众臣妻女

北齐文宣帝高洋非但好色,且嗜酒如命,每饮必醉,每醉必杀人。
北齐文宣帝高洋将大镬、长锯、锉、碓等陈列在金銮殿上,每次喝醉后动辄以杀为戏,因为他从早到晚不停地喝,所以也就从早到晚不停地杀人,宫女、宦官及左右亲信不断惨死在他的刀下,为了满足皇帝大人这一特殊嗜好,当时有小人献计让司法部门遂把判处死刑的囚犯送到皇宫,以供不时之需。
再到后来,高洋喝醉的次数越来越多,死囚不够供应,就用正在拘留但尚未判处死刑的囚犯充数,这种囚犯称做供御囚。对供御囚的规定是,无论皇帝走到哪里,都要跟到哪里,倘若3个月以内轮不上死,无论犯什么罪都可以无罪开释。
北齐文宣帝高洋杀人,讲究兴之所致,他杀人的理由和方式也都奇而又奇。高洋叫人做了许多风筝,然后派人把前朝宗室721人,押上27丈高的金凤台,一个囚犯发给一只风筝,命令他们乘坐风筝飞上天去。有些人当场就吓死了,大部分风筝一离开金凤台,就连人带风筝一起摔得稀烂。有个叫黄头的,乘风筝从金凤台飞下,直到距离五里以外才毫发无损地降落。黄头正庆幸自己大难不死,高洋却不高兴了,马上派人将他押入大牢,活活饿死。
这日,北齐文宣帝高洋狂饮不止,侍卫忙告知掌管刑法之官,火速带几个犯人上来,恐怕酒后又要杀人,倘无犯人在,侍卫就要倒毒。
偏那日北齐文宣帝高洋酒后来了兴致,唤得一班从官欲前往妓馆胡闹。
当下天色已晚,妓馆内早已宿下客人。高洋一去,那班嫖客岂得生还,有一个叫刘昱的官员劝道:陛下,现在天色已晚,行动多有不便,倘陛下乐意,可于明日清早前往,也不迟的。
高洋兴致上来,如何按得下去,道:劝孤明晨前往,可是欲谋命怎的?说毕高洋操起身旁的锉碓,猛砸下去,可怜刘昱只说得两句无关痛痒之话,却招来杀身大祸。
当下另一唤王蒿的官员上前,道:陛下休要着急,臣下有一妙计,既无须深夜出宫,又解得燃眉之急。
高洋忙道:果真有妙计?说来与孤听听。
王蒿贼眼一番,得意道:陛下,皇城中女眷多得是,可就地取之。
高洋丧气道:皇城女眷,均是富贵之人,岂肯从命的?倘若拼死反抗,却是扫兴的。
王蒿淫笑道:陛下有所不知,那娼妓无节无廉耻,并无矜持态度,未免美中不足,倘得贵妇承欢,那才有滋味哩!
高洋闻言大喜道:爱卿所言正合孤意,速速着人各府通知,但有年轻女子均带入内室,违令者死!
高洋当下命数十个侍卫挨府叫唤,连接带拖,不一刻工夫,几十名女子带将进来。好多丈夫、老父不知何故,也跟了过来。
高洋见一班女子皆美貌异常,衣衫不整睡意朦胧的,欣喜道:待孤上前挑选可意的,余下分与众位爱卿享受。
当下高洋走到众女中间,色眼乱瞄,直把众女骇得花容失色,大呼小叫起来。
高洋挑得6个貌美妇人,命令道:尔等速卸装露体,孤等不及了!
众男子恍然大悟,方知高洋欲将妓馆中游戏行于宫中,当下沸腾起来。
一年老官员跪地求饶道:陛下,还求放过小女,小女年方14,尚未成年,如何承受得了!
那边一女呼道:爹爹,快来救我,爹爹!
高洋回转头一看,却是那6名中一个,生得娇小玲珑,宛若天仙,便道:让你叫喊,待孤从你开始!
说罢高洋伸手扯她衣服,那女子又撕又咬,道:我要爹爹,谁让你乱动的。
高洋费了好大劲,却是奈何她不得,怒道:该死的小贱人,看孤如何收拾你。一边说着,一边将她按在地上,手起刀落,女子身首异处。那年老官员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高洋还不解恨,叫道:将那老儿拖出宫去,乱刀砍死,尸体喂狗,看哪个还敢违抗孤之命令。当下有几个不屈的,一并拖出去乱刀砍死。
余下那5名女子哪还敢反抗,只得不顾羞耻,纷纷自褪衣衫,任凭高洋污辱。
高洋玩得兴起,倒没忘那班亲信,道:尔等可自选女子,陪孤同乐!
左右幸臣乐得从命,追逐众女,当面肆淫。怕死的臣子,不忍目睹妻女受辱,皆掩面而去。